从《智子之心》看台湾的后殖民意识-新台湾网

台湾大爱电视台5月10日播出电视剧《智子之心》两集之后,由于这部戏剧被大陆民众认为是“媚日神剧”,引发巨大争议后随即下架。台湾方面强烈反对大陆干预影视创作,国台办在1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明曾关切此剧,双方争议的理由各说各话,却没有注意到该剧反应出台湾社会的后殖民意识,这才是值得讨论的重点。

“后殖民主义”一词是在二战以后产生,主要是在解构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对发展中国家,进行经济、文化侵略的政策。他们认为西方先进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才是世界文化的中心和楷模,非西方是落后民族,他们的文化也被归类为边缘文化。而帝国主义对于殖民地则由战前的军事、政治控制,转为经济、文化和意识型态的控制,包括透过媒体的传播来达成意识形态上的控制,以达到某种目的和利益。

以“皇民化”建构“台湾民族主义”

台湾在日本殖民统治的后期,由于推动“皇民化”,许多台湾人开始认同日本文化,接受日本的生活方式。但是到国民威权体制时期,因为要依靠日本来发展台湾的经济,所以并没有采取清除“皇民化”的政策,吃日本料理、唱日本歌、使用日语称谓,仍是台湾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

李登辉时期为了推动民主化,首要的目标就是要“去中国化”,这才使得台湾内部出现“中华民族主义vs.台湾民族主义”激荡的情况。但是“台湾民族主义”毕竟是无根的文化,李登辉开始透过与日本学者司马辽太郎的对话,重新找回“皇民化”的文化意识,用以建构新的“台湾民族主义”。

2000年陈水扁执政以后,更是从建构转向把“台湾民族主义”政治化,当时他提出一个“台湾精神”的概念,此一概念包含两个部份,一个是追求独立的精神,就是开始把“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作为“台湾民族主义”的论述内涵;另一个则是侧重在不屈服的精神,也就是反对中国祭出“反分裂国家法”和1000多枚飞弹威胁台湾安全的“霸权行为”。

蔡英文执政两年来,为了消灭“中华民族主义”,更是从“去中国化”走向“去中华民国化”、“去国民党化”,因为蔡英文政府认为“中国文化”之所以能在台湾存在,主要是有“中华民国”存在,也是国民党跟中共紧密的连结,才是“中华民族主义”得以在台湾长存的因素,所以归根究底“去国民党化”才是去“中华民族主义”的治本之道。

另外,为了继续“去中国化”,蔡英文更提出一个“台湾价值”的概念,目的是要让台北市长柯文哲与中国的“两岸一家亲”切割,但是过度的政治操作,这也是造成后来柯、绿分裂的后果。而去“中华民族主义”的结果,也让“台湾民政府”有施行政治诈骗的空间,3万6千个台湾民众竟然可以相信美日会来统治台湾的鬼话。

影视文化再建构后殖民意识

当然,台湾社会后殖民意识的蠢动,除了政治操作所造成的结果之外,影视文化的再建构也是重要的手段之一。其中尤以2008年由台湾导演魏德圣所拍摄的电影“海角七号”更具代表性。

“海角七号”是以台湾战后台、日的爱情故事作为主轴,剧情是藉由日籍教师在被遣返的高砂丸船上写下的7封情书开展出来,透过把日籍教师和台籍女生爱情故事的纠结,演绎成台湾人对日本殖民母国浓得化不开的一股“恋恋风情”,实质是要呈现台湾后殖民意识的意涵。这部电影由于取得相当高的票房,以及获得台湾“金马奖”的肯定,对台湾社会意识的影响相当巨大。

2014年另外一部充满后殖民意识的电影“KANO”,也受到很大的关注。这部电影背景设定在1931年日本帝国统治下的台湾,讲述一支由原住民、日本人与汉人所组成的嘉义农林棒球队,原本实力贫弱一胜难求,但在新教练近藤兵太郎“斯巴达式”训练指导之下,拿下全台冠军,并打入日本甲子园的故事。这种日强台弱景象的描述,也间接反应出台湾人对日本人充分景仰的后殖民意识。

海角七号”与“KANO”两部电影虽然反应出台湾的后殖民意识,但毕竟故事的内容还是谨守在爱情与体育的软权力范围,所以受到的政治关注就不是那么高,“海角七号”甚至还在大陆上演过,也只是被当成一部纯电影看待。但是“智子之心”却跨越到战争的硬权力领域,这个跨越已经超出人类社会“普世价值”的范畴。

试想,台湾高中曾经出现过纳粹的图志,德国代表处就提出纠正,全球只要有纪念纳粹的活动,也是国际社会无法容忍的行为,但是台湾却可以把日本侵略中国的行为美化、合理化,这不只是台湾“去中国化”去过头所出现的吊诡之处,也是台湾人呈现国际无知的一面。

这部“智子之心”是以二战期间台湾被日本统治殖民时期为背景,叙述了台南富家女也是慈济志工林智惠的“传奇一生”。在已经出现的剧情宣传视频中,18岁的女主角认为“国家”已经发生战争,所以不顾家人反对,自愿前往香港、广州担任日军护士。在战争场面中,中国军队进攻日军时,女主角和同伴们喊着“敌人来袭”:在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女主角也和日本人一起痛哭流涕。

这种把殖民母国当成自己国家的作法,充分反应在民进党政府“去中国化”之后,台湾人民后殖民意识的浓厚性,它本身并非是一种正常的族群意识,更非是一种“想象共同体”里的国族意识,也是国际社会无法容忍歌颂侵略战争的“普世价值”,完全背离国际社会的“普世价值”。

所以台湾以创作自由来解释“智子之心”,只是满足于自己的后殖民想象,无助于台湾建立族群融合的社会,尤其是民进党过度操作对日本的后殖民意识,反而容易造成两岸民间社会的冲突性,这是为政者不可不慎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