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年,每逢台湾发生地震等灾难事件,日本方面的反应便成为台湾民众和媒体关注的焦点。

这个现象在这次花莲震灾中也不例外,当花莲的严重灾情传出后,许多人第一时间便把视线投向日本,PTT上马上有乡民翻译日本网友的讨论留言,媒体上也大量涌现日本名人和网友关注台湾的报导,诸如“‘台湾加油’成推特热门标签 日人要捐钱报恩”、“日本美女大胃王:日本一定会帮助台湾”等等。2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笔挥毫“台湾加油”表达慰问,以及日本救难队抵台、蔡英文总统发文感谢并称安倍是“真正的朋友”,更将这波“台日友好”推向高峰。

而在同一时间,台湾民众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慰问和支援的反应,则形成极端的对比。虽然在社群媒体中,同样可以见到许多来自一般大陆民众的关切,但是多数台湾网友对大陆民间和官方的关注,却表现出拒斥的态度,甚至以“支那五毛”、“支那贱畜”等仇恨字眼攻击大陆人;在PTT一篇“花莲大地震 日本乡民怒吼:我们想捐钱”的热门文章底下,则可看到“感谢日本”、“台日友好”等推文之外,夹杂不断出现的“反观支那”、“反观426”、“反观支那贱畜”等敌视言论。

“台日友好”的情感政治学-新台湾网

PTT上关于花莲震灾的新闻留言夹杂着“台日友好”和“支那贱畜”。(图截自PTT网站)

在媒体报导的手法中,对待中国大陆与日本的呈现方式也非常不同。以《苹果日报》为例,国台办主任张志军比安倍晋三更早一天对台表达慰问,并表示愿派遣救援队协助救灾,但苹果却称中方是“摆姿态”,而对日方的援助则谓之“真感心”。

为何台湾人对于中、日两方的援助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有人说,那是因为日本是真心想要援助台湾,中国大陆则把台湾人称作“台湾同胞”,带有统战的政治意图。

然而,一旦我们把“台日友好”的情感历史化,便不难发现,在救灾过程中台日政府之间的互动往来,其实同样深具政治意味。

殖民遗留的台日情谊

台湾人的“亲日”意识,根源于战后国民党政权不仅没有展开彻底的去殖民工程,甚至与日本右翼结成反共同盟,才使得日本殖民遗绪残留至今。

然而,从台湾单向的“亲日”情感态度,逐渐发展为双边的“台日友好”,这个过程与其说是产生自“民间”,其实更多是来自国家政权的打造;跨越两蒋、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到蔡英文等蓝绿政权,亲日的外交态度其实只是程度之别,而“台日友好”的论述成形扩散,更是源于特定政治人士和团体鼓吹的结果。

在台湾,李登辉堪称“台日友好”论述的总设计师,提出“日本精神”、“台日命运共同体”、“日本和台湾曾经‘同为一国’”等说法,2002年更在日本成立旨在促进台日政治及文化交流的“日本李登辉之友会”。此外,陈水扁任总统时也在民进党中央成立“台日友好协会”,2008年前台南县长苏焕智亦成立“台南县台日友好交流协会”,县市合并后改名“台南市台日友好交流协会”,并一度由前台南市长赖清德出任理事长,大力推动纪念八田与一的各种活动。

蔡英文上台后,同样将加强台日关系当作外交重点,并公开表示“台日友好”这四个字,现在大家都已能琅琅上口。

此次花莲震灾,总统府拒绝了大陆与其他国家方面的救灾协助,却独独接受日本派遣的救难队,蔡英文也在推特上以日文感谢安倍晋三的慰问,称这正是所谓“患难见真情”,认为日本在困难时刻提供援助,体现了台日双方的友情与价值观。

其实,任何国家凡愿意在灾难发生之时伸出援手,雪中送炭,本是值得肯定与感念的美事,日台两地人民在危急时刻彼此互助,期间流露出的许多真挚情感也确实令人动容,然而,“台日友好”的情感结构,一方面连结了过往殖民遗绪的残留,二方面又是当前特定政治势力的论述建构,究竟是否符合人民利益,实则必须警觉深思。

举例来说,“台日友好”经常成为日本右派擅长运用的政治修辞,用以推动美化日本殖民统治、粉饰二战侵略行为和对抗中国大陆的政治议程。

前几年,台湾人热情资助因311大地震而严重受创的日本灾民,日本李登辉之友会成员佐藤健一同样十分感念,但他回报台湾的方式,却是在屏东高士部落重建起二战时期动员当地原住民为日本侵略战争效命的高士神社,更在日本节目上表示“希望更多人到高士神社祭拜为国家牺牲的英灵”,公然宣扬军国主义。

而去年(2017)台南乌山头水库的八田与一铜像遭到断头后,日本李友会等右翼团体随即发起募款修复,当时赖清德也率市府全力复原八田与一像,并举行盛大追思会,代表台南市民对八田与一表达谢意、敬意和无限哀思,称“日台的友谊更为坚固”。然而,日本殖民者当初建造嘉南大圳以控制水的供给,达到奴役台湾农民、掠夺台湾资源的根本目的,却也在“台日友好”的名义下被彻底掩盖。

此外,近期引起话题的由日本团体和台独团体共同推动的“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的连署活动,实际上是由日本极右派媒体樱花频道主持人、“台湾研究论坛”负责人永山英树所发起。他参与多起反中示威、主张钓鱼台是日本固有领土、支持在台重建日本神社,更曾投书台媒否认慰安妇是“被迫”的,其经营的部落格更名为“台湾是日本的生命线!(台湾は日本の生命线!)”,流露出肯定日本过去侵略和殖民统治的鲜明立场。

“台日友好”的情感政治学-新台湾网

2017年台北同志大游行也出现“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活动的宣传充气球。(摄影:张智琦)

对许多台湾民众来说,“台日友好”其实只是一种素朴的情感表达。然而,这样的情感却由于政治力量的操弄,而被一再动员、强化、普遍化,而地震等等倍受瞩目和同情的灾难事件中,这样的论述往往能达到最惊人的效果。稍不慎防,我们便可能为特定人士和团体利用,成为替他们的政治议程背书的棋子。

在台湾灾民面对重大灾难的危急时刻,面对日人的每一分援助,自然应该报以感念之情,然而,面对以“台日友好”为名所展开的各种活动,我们仍必须多加思考:为何宣扬“台日友好”的同时,却要以“支那五毛”等仇恨字眼指向中国大陆民众?珍惜肯定当代台日两地民众的情谊,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合理化日本过往的殖民统治、军国主义侵略战争和否认强征慰安妇等罪行?当日本右翼积极透过“台日友好”等说词,拉拢台湾去对抗中国大陆时,我们又是否认可这样的政治企图?

这些和“台日友好”的情感纠缠在一起的严肃政治问题,正考验着我们是否能站在殖民地台湾人民的立场,反思日本殖民历史,也考验着我们如何看待台湾今日的处境,做出真正有益于台湾的选择。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苦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