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在贵州吃腊肉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104504/answer/13359073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随着大陆年轻人对台湾了解的增多,教科书中的“宝岛”彻底幻灭为“鬼岛”,被所谓的同胞骂“支那豚”是家常便饭。

如今的台湾社会皇民当道,以效忠日本、歧视中华血统、打压中华文化为政治正确,经济萎靡,薪资连续16年下滑,绿色文革,社会怪像丛生。

很多人会疑惑:虽然台湾被日本殖民50年,但是后来两蒋带着一大批知识分子在台湾执政40年,戒严统治下拨乱反正,即使不奢求今天台湾社会遵循三民主义、彰显华夏文化,也不至于搞得如今台湾皇民遍地吧?

这就要归功日本对台湾极其成功的殖民改造,这是从文化到血统、基因库的全面彻底改造,是一项庞大而又精密复杂的地缘政治系统工程,让曾经的敌国变成祖国,让曾经的祖国变成敌国,笔者认为这在全世界殖民历史中都是最成功的同化改造案例,没有之一。

纵观全球近代史,多数殖民地和宗主国都是不欢而散,有的通过战争独立,有的经过政治博弈逐步独立,有的被宗主国交易出去。。。期间都有各种反复。很多殖民地的抗争史长达几百年。除非殖民与被殖民双方来自于同一个民族,比如同为盎格鲁-萨克逊人国家的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否则独立后的殖民地人民在民族认同上与原宗主国都相差甚远,甚至成为冤家。即使某家列强有幸做到了接近日本改造台湾的效果的案例,至少也花了150年以上的殖民功夫。

本文就重点谈论日本对台湾的殖民改造历程:

笔者相信历史的因果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先说说前传,早在明朝晚期,台湾就成为日本海商和闽南海商的贸易集散地,那个时代中日等国的海商与海贼并无界限,收保护费、强买强卖、打劫商品再卖、走私
都属于主营业务。这帮人也就是中国沿海倭寇的主要来源。在大明直辖的沿海省份都这么嚣张,那么在台湾这个南岛语系土著几年才朝贡一次的化外之地,海商(贼)们就更无法无天了。日本海商和闽南下海青年在台湾与原住民们展开了广泛的自由贸易和文化交流。

比如,日本海贼在台湾获得大型鹿、野牛、羚羊,将它们的兽角整只砍下,卖给日本工匠做成武士铠甲的前立。鹿皮可装饰武士刀的刀鞘。

下图是本多忠胜常用铠甲的鹿角前立:

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给台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新台湾网

(由于日本人索取无度,导致台湾本土的多种野生鹿、羚羊濒临灭绝)

当时的台湾原住民大多还处于原始母系社会,婚姻体制
类似“走婚”,日本浪人在岛上和原住民女子风流过后,留下私生子在岛上的事常有。大明子弟亦然,更常见的是福建浙江青年频繁往来日本做贸易,在日本娶妻生子,其中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就是闽南海贼郑芝龙,娶了日本肥前藩士之女田川氏,生下两个儿子,长子就是后来的民族英雄郑成功。国姓爷郑成功在反清复明战争、驱除荷兰殖民者战争中所倚赖的一支重要力量就是日本人,这些日本人包括郑成功父子领导的海上贸易联盟中的日本成员,也包括郑成功
的胞弟田川七左卫门的家族势力,濑户三岛海贼势力,以及人脉关系衍生出的一大堆日本士族。
郑氏父子在日本的影响力可不小,郑成功为了反清复明,到德川幕府借兵,虽然幕府婉拒,但是各级武士都纷纷请战。

下面为江户时代日本人所画的
《国姓爷合战》 中的两幅插图,充满了敬仰崇拜:

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给台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新台湾网
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给台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新台湾网

郑成功的部下不只有福建人、浙江人,其军队、贸易、后勤系统中还有很多日本人,而且郑成功退守台湾后,执行开放移民政策,很多日本人、琉球人也随着商船来台湾定居,直到德川幕府升级锁国政策。(笔者对民族英雄郑成功非常钦佩,也赞赏那个时代为郑成功效力的日本人。

当然,郑成功也开启了福建闽南人、客家人大规模移民台湾的时代,这个移民潮贯穿大半个清朝,去台湾讨生活的大陆移民基本不会是什么忠孝之道、知书达理之人,多半是在家乡走投无路的、地痞、江湖人、躲债的、禁海政策下无出路的海贼等等。在那时的台湾社会,四书五经少有人问津,武林秘籍倒是很多。

从1683年施琅拿下台湾后,清廷官员就从来没把对台湾事务当做好差,被派驻台湾的官员往往是官场中的失意者、菜鸟、被贬黜的旗人,无意做出什么政绩,顶多就是忙着平乱。从那时官员们的角度来看:台湾无油水可捞,蚊虫疾病肆虐,刁民又多,只要不出大事,混完任期就赶快走人,什么兴办教育、开化百姓、改善风气之类的事就别指望了。

于是,一个以缺乏华夏文化礼仪传承的大陆流民为主体,日本、琉球商人海贼为辅,南岛语系原住民族为土著的台湾社会逐渐融合,形成了甲午战争之前的台湾。

这个时代台湾汉人的族群意识大多停留在宗族层面,比如漳州李氏、台南福佬人等。
其华夏本位体制意识甚至落后于满清统治下的大陆地区,即使骁勇彪悍,将来若被外来民族征服后,在面对异种文明的同化时,其文化抵御能力是较弱的。

1895年,甲午战败,《马关条约》签署,清廷割让台湾、澎湖、钓鱼岛等领土给日本,日本殖民台湾时代正式开始。同年,日军开赴台湾,萨摩藩的桦山资纪将军被任命为第一任台湾总督,亲自率领的“台湾总督府直属部队”登陆台北,总兵力近7000人。此外,给履历表镀金的日本亲王北白川宫能久率领精锐的近卫师团,约15000人进取台湾。两万多人的攻台部队,加上29艘军舰组成的舰队,浩浩荡荡地接手台湾。

刚刚登陆台北时,日军还以为接手工作将是非常顺利的,根本没有意料到台湾人的殊死抵抗会给日军带来重创。

不管怎么说,外族入侵毕竟还是难以让人接受的,多数台湾人都展开了可歌可泣的抵抗斗争。这场战争被日本人称为“乙未战争”。

各路抗日武装队伍在新竹、屏东、台南、台中等各个战场开花:

有驻扎台湾的清廷军人组成的抗日武装力量:例如
黑旗军首领、清军爱国将领刘永福。

有文人官绅组建的抗日武装,比如弃笔从戎的举人丘逢甲。

有以各个原住民部落为单位的抗日武装。

有以名门望族组建的宗族武装:比如李腾芳家族

有以社团帮派组建的抗日武装:比如台湾的洪帮分舵,辈分往上可以追溯到天地会。

有以客家坞堡联合起来组建的义军:比如苗栗客家人姜绍祖

有绿林好汉组建的义军:比如林少猫,坚持抗日直到1902年英勇就义。

。。。。。

以上只是列举些代表,而日本进驻台湾初期的台湾义军抗战史浩如烟海。

台湾各路义军创造了奇迹,借用台湾的丛林优势,通过大小战斗数百场,用劣势装备坚守城池近5个月,期间日本大本营不断增兵,最终日军伤亡3.2万人,精锐的近卫师团半数被歼灭。

当时在国际上炸开锅的新闻是:“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旅团长少将山根信成
先后重伤毙命”。欧美人甚至不敢相信这新闻是真的
甲午战争中清国正规军被日军轻松打趴下,而乙未战争中台湾民团义军居然可以给日本精锐部队如此重创。

下图为北白川宫能久亲王
阵亡前不久在军帐与参谋们的合影:

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给台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新台湾网

乙未战争对清廷的主战派也是一针鸡血,甚至清廷内部出现了撕毁《马关条约》的呼声。

此时,日本人与欧美列强不同的一面就展现出来了,如果是欧美列强在殖民地啃到了硬骨头,会停下脚步,精打细算成本收益,如果不划算,欧美列强都是能伸能屈的,硬的不行来软的,外交手法多得是,大不了撤兵。

而日本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失败就是耻辱,耻辱不能被接受,必须付出更多的牺牲和消耗去雪耻,要么押上更大的赌注,要么切腹。日本大本营陆续发布新动员令,前后将全国三分之一兵力抽调到台湾,终于在1898年剿灭大多数台湾义军,并控制台湾所有城市。

加之皇族亲王的毙命,杀红了眼的日军脑海中只有剿,没有抚了。投降的杀头,抵抗到底的杀全家,有抵抗嫌疑的也杀,不配合殖民统治的还是杀,整村整社的屠杀很频繁。。。。。。最多鱼死网破,不可能网开一面。

当时日本面对台湾游击战泥潭,仍然采用军事剿抚理论中最为下策的极端做法,和日本决策层的意识形态有一定关系。

当时日本军部决策层的两个重要实权人物:

1.
萨摩藩的大山岩,时任日本陆军大臣,愿意承担所有风险调拨日本驻朝鲜军队和物质支援在台湾的反游击战。

下图为大山岩
将军,在1877年西南战争中镇压自己的同乡、亲族,非常痛苦,此后无血无泪,日俄战争后别人问他哪场战役危机最大时,他回答:“西南战争后就没有危机。”

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给台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新台湾网

2:长州藩的山县有朋:甲午战争 期间对伊藤博文的稳健、见好就收的保守决策极为不满,乙未战争中任大本营重要参谋,期间主导与沙俄的斡旋,以共同瓜分朝鲜为诱饵稳住了沙俄对日本的压力,为日本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全力剿灭台湾义军争取了时间。

(在伊藤博文被刺杀后,山县有朋成为日本实权派人物,开创了以军干政的先河,掌权期间推选的台湾总督一律都是陆军武官,
并确保了台湾总督对台湾拥有的绝对行政权、军事调动权、立法权和司法权。)

下图为日本“陆军之父”山县有朋

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给台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新台湾网

残暴而偏执的反游击清剿取得了胜利,可代价是日本又付出了相当于甲午战争的军费开支、以及比甲午战争更大的伤亡,导致1897年拿到两期甲午战争赔款的日本政府仍然是巨额财政赤字,银本位日元大幅贬值,通货膨胀高企。得到的却是被战火损毁的台湾岛,此时台湾农业歉收,原本薄弱的基础设施被破坏,工厂倒闭,流民遍地。

期间欧美的观察者普遍嘲笑日本人的愚蠢,甚至日本内部也有人认为占领台湾时一种不划算的战略。

而笔者认为正是由于日本人不重视殖民成本收益,在乙未战争中与西方殖民国家截然不同的非人性策略,才为后来台湾的皇民化埋下伏笔。

因为正气凛然、宁折不弯、反抗日本统治的台湾人在乙未战争中几乎死亡殆尽,甚至后代也被屠杀,少数活下来的要么回到中国大陆,成为半山派,要么移民欧美、东南亚。

一些不认同日本文化的士绅商人变卖家产,也离开了台湾。(日本人巴不得这些人离开台湾,当时很多人离开台湾,集中抛售的地契等固定资产价格杀出贱价,很多日本驻台基层官员强行压低原本很低的抛售价,从中牟利,中饱私囊)

总之,乙未战争后,台湾大城市区只剩下能够忍受大日本帝国统治的老百姓、逆向民族主义者 和一些战争初期就投靠日军的投机求荣者,比如鹿港辜氏家族。

只有在台湾乡间和原住民居住的山区还有抗日武装。